一个受贿的戚继光和一个清廉的海瑞

问题:如题,你觉得呢?张居正一直不中用海瑞有什么原因呢?

回答:

在一些特定的历史环境下,不管是黑猫还是白猫,能抓到耗子的就是好猫。这个道理是行得通的,近的不说了,大家都知道,远的就是咱大明朝张居正当总经理的时候,重用了提问者嘴里受贿的戚继光同学,而轻薄了大清官海瑞同学,那么问题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图片 1

张居正执掌大明这艘大船的时候,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时期,这个时候的大明已经是处于一种严重的危机之中了,全国上上下下官员贪墨,经济不景气,国库存银也少的可怜,并且帝国四周的边患危机日益加重,东有倭寇,北有女真也在渐渐崛起,所以面对这样的窘境,张居正在这个时期接手了这个烂摊子,想图强,只能变法。所以他着手大刀阔斧的对政治,国防,经济,吏治,全方位的进行了革命,为了挽救大明,只能如此才能有解。

特殊时期当用能人,哪怕是有点瑕疵,张居正就是这样做的,在戚继光和海瑞之间,他选择了重用戚继光。

图片 2

戚继光有能力,能抱负,有军事头脑,而且最重要的是此人懂得人情世故,能好点的词就是能屈能伸,在戚继光获得权力的过程中,确实有圆滑的处世之道,用了贿赂等手段来得到升官,得到有机会施展抱负的职位,而他在被重用之后,确实的发挥了不少强有力的军事措施,练就了名震四海的戚家军。巩固了大明的军事存在。这样的能臣当然是需要重用。江山是靠拳头来说话的,戚继光后来用一条条战绩证明了,他福建江浙沿海荡清倭寇,北面守蓟门修筑长城,拒敌于国门之外。为大明立下累世奇功。巩固了政权,为百姓也护佑了一方平安和太平,所以这些累世奇功都证明了戚继光的不是打嘴炮,而是真真正正的实干家。

图片 3

而海瑞不被重用,很大原因是张居正深深的看穿了他,论道德,论人品,海瑞可谓是一代清流,个人操守自古罕见,他是一个好人,但他不是一个有能力的好官,在这个乱世,第一要务是抓老鼠,不是要精神领袖,精神当不了饭吃,精神也打退不了倭寇,所以需要有真才实学的人,并且又能力干事儿的人,不管你是黑猫还是白猫,只要能抓老鼠,就可以了。先吃饱饭,发展好才是第一要务,清高自守的清流士大夫在这个特殊时期只能是帮倒忙,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可以说张居正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其实说句实在话,作为官来讲你贪一些无伤大雅,但你不能只贪不作为,贪一些做成了戚继光的样子大家照样歌颂你,但话说来如果你一味的讲究清廉注重个人操守,但是实际本事并没有多少,恐怕无作为的清官对国家来说更可怕吧,当然最理想的状态是多一些有作为的清官,理想毕竟是理想,能多出几个有作为的贪官已经很不错啦。

回答:

万历年间,张居正任职内阁首辅,面对颓废的明朝和尖锐的社会矛盾,对全国的政治、经济、国防等各个方面进行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此时的明王朝财政危机加重,土地兼并,吏治僵化,边患严重,宗室骄横,各种问题集中展现出来。张居正此时也正是为了挽救危亡的明朝,而他的改革措施必然会触及皇族宗室,王宫勋贵以及宦官的利益,所以,张居正的改革其实也是在内阁官员,宗室勋贵,宫廷厂卫各种势力中间周旋。图片 4

在用人上,他不需要讲求个人操守的清流官员,需要的是有真才实学的官员,这种官员被称为循吏,也就是说,他在用人上不再坚持中国古代持续已久的道德观念,而任用实战派。在当时变革的时代,大展作为的肯定是实干的循吏而不是清高自守的清流士大夫。图片 5

海瑞嘉靖年间上书谏言下狱,在任职上以清廉自守而闻名于民间,有着极高的名望。但在万历年间却始终没有得到重用。关于海瑞的个人操守,他一直都是古代官员中清官的代表,在徐阶主持内阁时,鉴于海瑞的名声,重用海瑞,令其任职应天巡抚,管理南京一带富裕的州府,海瑞在这里一段时间以后,因为各种原因,地方上的主要大户人家都逃到外地,当地税赋减少了三分之二,海瑞裁减邮传冗费,在地方造成很大的怨言。海瑞在这一任上,作为地方官员,不仅发展生产,劝课农桑,为国家增加财政收入,反而为国家造成很大的损失,其本人也愤然辞职。图片 6

张居正主持内阁后,不断有人向其推荐海瑞,但张居正就是不任用他,像颇有贪名的殷正茂,就因为雷厉风行果断手段先后被任职兵部,刑部以及户部要职,在万历年间很有一番作为。受贿得戚继光治军有方,就被启用于边关,防范北方游牧民族。海瑞道德自律水平受人称赞,但却不能管理好事物,所以在风起云涌的万里初年,得不到重用。朝廷官员无为,其实也是一种不负责。

回答:

对于戚继光和海瑞,一代明相张居正的用法就很有参考价值,那就是重用戚继光,不用海瑞。

张居正用人时,虽然不能像永乐这样放得开,但也打破了君子与小人的界限。

总结他用人的经验,最核心的一点就是重用循吏,慎用清流。循吏,就是脑子一根筋,只想把事情做好,把事功放在第一位,而不会有道德上的约束;清流则不同,总是把道德放在第一,说得多,办成的事儿少。

对这两种人取舍,张居正明显不偏向于清流,他的态度很鲜明。

有这么一个例子,就是在海瑞的运用上。中国的老百姓,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海瑞抬着棺材给嘉靖皇帝上书的事。

即便在当世,海瑞就已经成了一个民间人物,清官形象的代言人。

据说嘉靖皇帝看了他的万言书。非常震怒,吼道:“把这个人赶紧抓来,不要让他跑了。”太监回答说:“皇上,海瑞根本不会跑,他把棺材都备好了,他的家里人倒是跑光了。”嘉靖皇帝听说以后,又把海瑞的奏章拿来看了一遍,叹道:“哎呀!他真是个比干啊!但我不是昏君。”他没有处死海瑞,但也不放他,就关在大牢里不闻不问。

嘉靖皇帝死了以后,是徐阶把他从监狱里放出来。 鉴于海瑞的名声,徐阶决定予以重用。让海瑞到了江南,当了应天府的巡抚,管南京周围几个最富的州府。海瑞在那儿搞了两年,结果当地的赋税减了三分之二。大户人家都跑了,没有了税源。他自己倒是非常清廉,八抬大轿也不坐,骑驴子上班。

这样他班子里的其他领导很不满意,因为他是一把手,既然他骑驴子,那二把手能敢坐轿吗?因此都想办法调走。富人都很怕他,穷人和富人一起打官司,不管有没有理,肯定是富人输。海瑞是一个非常理想化的人物,但他对行政管理的确缺乏经验。工作搞不上去,海瑞气得骂“满天下都是妇人”,愤而辞职。当时的首辅高拱也不留他,海瑞便回到海南的琼山老家赋闲。

张居正当了首辅之后,让每一个三品以上的大臣都向朝廷推荐人才,其中不少人写信推荐海瑞。当时的吏部尚书杨博就这个问题还专门找了张居正,希望他起用海瑞。

但张居正就是不用他。为什么呢?他觉得海瑞是一个很好的人,做人没有话说,道德、自律都很好。但好人不一定是好官。好官的标准是上让朝廷放心,下让苍生有福。好人是道德的楷模,做人没有任何可挑剔的。

在官场里要想做好人,应该比较容易,守住“慎独”二字就可以了。做好官却很难,要让朝廷和老百姓两头都放心,这是多么难呀。

海瑞做官有原则,但没器量;有操守,但缺乏灵活,因此有政德而无政绩。

这一点,张居正看得很清楚。张居正不用他,还有一层原因:海瑞清名很高,如果起用,就得给他很高的职位,比他过去的职位还高,这才叫重用;如果比过去的职位低,那就证明张居正不尊重人才。话又说回来,如果你给他更高的职位,他依然坚持他的那一套搞法,岂不又要贻误一方?

张居正想来想去,最后决定不用海瑞。而且在张居正执政的十年里,从来没有起用海瑞。

海瑞第三次复出,是在张居正死后的一年。被安排在应天府当一名纪检干部,结果仍是与同僚关系紧张,没有做出什么政绩来。

反观戚继光,其一辈子都得到了张居正的青睐和照顾。

戚继光从浙江调到蓟辽总兵的位子上。没多久就跑到内阁找张居正发牢骚,说蓟辽的兵没法带。其因是明代的兵役制。所有的兵都是世袭的,老子退下来儿子顶替,这叫本兵制。因为是世袭,铁饭碗,干好干坏一个样。所以本兵大都吊儿郎当。平时也不训练,打仗时就溃不成军。

张居正深知本兵制的弊端,于是鼓励戚继光训练一支新军。所以说张居正的改革是从隆庆四年的兵部开始,从戚继光开始。当时他支持戚继光,从极为艰难的朝廷财政中挤出军费来,让戚继光从浙江招募五千人,训练新军。相对于本兵,这支部队叫客兵,也叫“浙兵”。

就这样,戚继光在张居正的支持下,组建并训练出一支快速反应部队,能够胜任拱卫京师的任务,并给疲疲沓沓的本兵起到示范作用。 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军政首脑的关系处理,当时的总兵是部队一把手,他上面还有一个总督。总督既是地方行政长官,又领导总兵。过去只要总督和总兵产生矛盾,朝廷一定是撤换总兵,而不会换总督。张居正不一样,当戚继光这个总兵和总督产生矛盾以后,撤换的都是总督。而且每一个总督上任,张居正都会找他谈话,要他支持戚继光的工作。

戚继光当了十三年的蓟辽总兵,蓟辽没有发生一次战争,蒙古也没有一次进犯,这既是戚继光的功劳,也是张居正知人善任的功劳。

张居正与戚继光的关系,是万历时期官场的一个健康标本。两人心心相印,但没有一点私情。戚继光有一个爱好,喜欢吃猪头肉,每次过春节的时候,张居正就在北京把猪头肉做好,派人送到蓟辽总兵行辕。戚继光收到猪头肉,就拿去和将士们一起分享。 不管别人怎么攻击戚继光,张居正始终对他信任有加,长久对他委以重任;

但是,不管别人怎么向张居正推荐海瑞,他坚决不用。戚继光与海瑞,都是晚明时期的名倾朝野的重要人物。张居正对他们的态度,可是绝然不同。这就是重用循吏,慎用清流的具体表现。

回答:

海瑞若是当了权会把大家都逼死,因为他恪守死板的规定不知灵活变通,比如由于他7岁的小女儿和男仆有了一点沟通交流,他就以不贞的名义把女儿逼上死路,对自己的女儿都如此何况是当他当权之后呢?他的死板和不妥协根本无法应对不断变化的社会情况,也就无法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和整个明王朝的进步。但海瑞同时是一个有名的清官,影响力甚大。所以当时的皇帝把海瑞当成一个偶像和符号,养在陪都南京户部,实在是没法的选择。

戚继光就完全不同了,他有的可不只是道德上的追求,而是剿灭倭寇,还百姓一个安居乐业的生活环境。为此,他不择手段地募养了所谓戚家军,而无论他敛财如何多,他自己都过着相对简朴的生活,所以我们说,戚继光和海瑞实际从本质上来讲都是清官,但从能力上、思想行动和上级的关系上,戚继光显然比刻守成规的海瑞高了不止一筹。所以最后,戚继光成了封疆大吏手握兵权,而海瑞只是个位高无权的官员。

请关注红酒讲历史,每日原创发布,带给你新奇有趣的故事和历史知识。

图片 7

回答:

当然是戚继光了图片 8

评判为官者的第一要素就是政绩。尤其是在当时的明朝,张居正大张旗鼓的新政改革,需要的是有作为,能作为的循吏。也就是说,在用人方面不再坚持中国古代传统的道德观念,更加注重为官者的真才实学。图片 9

在当时那个大变革的时代,大展作为的肯定是能干的循吏,而不是整天自命清高的士大夫。而清廉者大多都迂腐刻板,不懂得变通,注定是得不到赏识,更别说是想有大作为。图片 10

的确,海瑞是个好官,一生清廉,正直敢谏,不畏权贵。可就是太刻板,刻板的过分,一点都不懂得变通。这种人注定是道德标兵,他一生值得称赞的只有清廉。图片 11

而戚继光不同的是,他虽然贪污,与明朝大多数官员一样贪。但是他不是无所事事,而是有着自己的抱负,有能力。图片 12

而当时张居正用人也是多用循吏,慎用清流。故而戚继光理所应该的得到了重用,海瑞得到的便是清廉这一称号。

回答:

戚继光为人最聪明一点就是变通,这就是他能成为一个好官的原因。而这恰恰是海瑞最大的缺点,所以海瑞是好人,却不是一个好官。

朝廷黑暗,你可以保持清官的模样,所以你获得不了权利,并不能为天下做更多的事情。而戚继光不同,朝廷黑暗,我却想施展我的抱负,我可以送金银珠宝让我升官,所以我有资格去治理沿海。我来到沿海,我不沿用旧法,我可以贿赂倭寇,获取信息。我有能力,我将军队重新编制,打跑倭寇。这样我就功成名就了,我再贪点也是应该的吧?

官员可以贪,但是不能不作为!不作为的清官比有作为的贪官更没用。当然,社会更需要的是有作为的清官,但是在那个封建社会,能做一个有作为的贪官已经很不容易了,更多的是饱食终日,无所事事
图片 13

回答:

图片 14

当然是戚继光更受重用了。

自古多用“奸猾”而抑“清廉”,因为奸猾的人多是思维敏捷,清廉的人则多显得迂腐刻板,奸猾的人虽然品行不端正,可是更会做实事,清廉的人则更多在乎的是自己所谓的名声,即使明明知道施行特殊手段或者特殊政策有利于百姓,但也会为了“名”而妥协放弃,工作的时候极容易受到教条的限制。

戚继光虽然“奸猾”,可却是成绩优秀的实干家;海瑞虽然“清廉”,可却难有建树,基本只能作为道德标杆。

图片 15

“奸猾”的戚继光:

戚继光曾放豪言:“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他确实以最大努力做到了他的豪言壮语,南击匈奴,北御蒙古,战功赫赫,可称人杰,可当英雄。戚继光原本世袭登州卫指挥佥事,然后因为张居正的举荐升了官,开始抗击倭寇。戚继光因此可以算是张居正的嫡系了。戚继光的后台张居正死后没多久,明朝的文官眨了眨眼睛,突然发现戚继光竟然已经手掌重兵,权势日隆,于是赶紧给明神宗吹风,说皇帝啊,老戚的兵权对您可是威胁啊,不能继续让他待在北方了。戚继光因此被贬到广东,最终抑郁而死。

评价戚继光,肯定绕不过张居正,倒算得上是“成也张居正,败也张居正”了。张居正对于戚继光有知遇之恩,因为张居正的举荐和重用,戚继光得以展现自己的军事才华。戚继光也很感激张居正,所以经常孝敬张居正,事实上无论古今,这种事是很正常的,是“贿赂”还是“送礼”又有什么区别?这只能说明戚继光不仅会打战,还很会做人,他没有居功自傲,反而加倍讨好张居正,这里面当然有张居正是掌权者的缘故。可是今人不也如此?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得到了发挥才能的舞台,而且发挥得极好。

这般会做人又有能力的戚继光得到重用并不奇怪,但很可惜的是在张居正倒台后,戚继光也遭到了清算。

图片 16

“清廉”的海瑞:

明朝李贽对于海瑞的评价最为恰当,曰:“先生如万年青草,可以傲霜雪而不可充栋梁。”李贽这话说得很明白了,我们将海瑞摆在案上当成道德模范供着便好了,可是要说想做经邦治国的栋梁的话那还是算了吧。

海瑞被后人称作“海青天”,他的清廉是一种风骨,可是难为世间众人所接纳,正如屈原诗言:“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是以见放。”然而海瑞绝对不适合当官,他自号刚峰,这个号确实很符合他的性格,绝对的耿直,不会拐弯不会婉转,说话做事极容易得罪人,不会与人交际打交道。嘉靖帝晚年沉溺于修道成仙,荒废国事,海瑞看在眼里,怒在心里,然后写成奏疏送到了嘉靖帝手里。我们的海青天对嘉靖帝的不爽简直跃然纸上,直接声讨嘉靖帝:“吏贪官横,民不聊生,水旱无时,盗贼滋炽。陛下试思今日天下,为何如乎?”在奏疏里埋怨嘉靖懒政,然后还喜欢做白日梦,整天修道吃药,并且还重用奸佞,说皇帝啊,你快醒醒吧!那边的嘉靖帝看完奏疏,怒了,好你个海瑞,敢给我下眼药?!来人,将这姓海的给朕逮了!

海瑞的处世方式不仅皇帝不喜欢,同事们也不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太耿直了,跟他做同事很尴尬啊!他海瑞清廉,两袖清风,那我岂不是吃的满嘴是油的贪官了?这不行,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名声不好听,你要当楷模你找别人给你衬托去,于是便排挤海瑞。海瑞的性格和品行太过极端,不知变通,反而显得刻板,做事容易受到条条框框的限制,即使很有才华也会因为受到掣肘而难以施展。马屁谁都喜欢拍,好话谁都喜欢听。

对于帝王而言,用人的硬性指标绝不是道德品质,更看重的是工作能力。当然也有能力与品德并存的人,可是并不多,因此统治者需要宣传海瑞这样的道德模范,在精神方面形成对官员的束缚。但是又不会重用海瑞这样的道德模范,因为他们做事过于规矩,很难突破限制,政绩往往不好,因此统治者会转而重用工作能力和办事效率更高的“奸猾”的人。

回答:

戚继光。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海瑞这人没人情味,待人待事过于苛刻,吹毛求疵。

海瑞当应天巡抚,最后把当地搞得乌烟瘴气,受人排挤,就说明此人不善御人之术。不是当领导的材料。

戚继光虽然吃喝嫖赌样样沾,但此人能力强,让倭寇闻风丧胆,善于拉拢人心,否则戚家军的人怎么可能为他卖命。

想要机器正常运行就需要润滑油,否则迟早锈死。更何况有七情六欲的人了。

回答:

图片 17

张居正重用戚继光而放弃海瑞,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张居正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是一个真正的实干家,所以他在考虑是否重用一个人时,首先要考虑的必定是这个人的工作能力,以及是否会影响大局。其次才是这个人的个人操守。

所以与戚继光相比起来,海瑞不是说没有能力,而是实在是个人操守拖了他的后腿。这在贪污成风的明朝,也是无奈的结局。

图片 18

为什么用戚继光,说白了,戚继光跟张居正就是一路人,有共同语言。

常言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相似的为官经历,使得张居正更加欣赏戚继光。

在张居正早期为官的时候,能够在徐阶和严嵩两大权臣之间站住脚跟,甚至能得到两方面的器重,是非常难得的,这也显示出了张居正高超的政治智慧。反映出来的有以下几个特点:

图片 19

1、张居正非常正直,哪怕是面对徐阶、严嵩这样的高官也是不卑不亢的。因此深的两位权臣的欣赏。

2、为官能公私分明,虽然在政治观点上倾向徐阶,但张居正从来都不在私人关系上远离严嵩。

甚至还经常为严嵩写颂词、做“文书”。而且,张居正为人坦荡,在严嵩面前也毫不避讳和徐阶的关系,这对于政治对立的两个阵营光明正大的来往反而也是一种明智的做法,比有意的遮掩更让双方放心。

图片 20

3、政治观点永远不要影响私人感情。

人都是有感情的,所以张居正也是经常和严嵩沟通的,因为严嵩也是人,也需要别人的尊重和交流,虽然有时候这种交流很难做到彻底信任,但张居正通过与严嵩建立的良好的私交,使得严嵩没有迫害自己。

图片 21

4、学会“忍、藏、智”。

在自己不能改变形势或扳倒对手的情况下,尽量忍耐,不做无谓的牺牲,同时隐藏好自己的实力,不要让对手觉察到,最后凡事要冷静分析,运用智慧去准备好一切,步步为营的去消灭对手。

图片 22

戚继光在官海宦涯中的经历也与张居正非常相似。

戚继光也是一个非常有政治抱负的人,而且为人圆滑,能屈能伸。

他在做官的过程中,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常常忍气吞声,甚至通过贿赂去获取别人的青睐,最终戚继光通过组建戚家军,在东南沿海打破倭寇,将盘踞多年的倭患依据清除。实现了自己的政治理想。

刚直而不受待见的海瑞

“为了理想而负重前行”这个道理张居正晓得,戚继光也晓得,很可惜海瑞不明白。

确实,海瑞的人品以及个人操守都是当世最佳。但是那样的人,在当时的大明官场中,就像一群乌鸦里站着的一只白天鹅,太过于醒目。

这样的人,自然就要受到其他官员的排挤,而且由于海瑞做事不懂得回转,常常撞了南墙也不回头,偏要撞个头破血流才行。

所以一旦将他拉进自己的团体里,必然会打乱自己的行事计划,到时候,什么政治抱负都实现不了了。

因为,由于为官方式、以及个人观点的不同,张居正用戚继光,不用海瑞,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回答:

海瑞是个很有趣的研究样本,在他身上集中体现了中华五千年文明中的各种“明规则”、“潜规则”、两者之间的矛盾冲突,以及儒家至高理想“以德治国”的现实困境和窘态。这些矛盾冲突既成就了他流芳百世的声名,也造成了他个人的唏嘘命运。

图片 23

从儒家观点看,海瑞几乎是无可指摘的完人,堪为圭臬。品行高洁,心系百姓,而且极具献身精神,但这些的实际作用却微乎其微。他是个忠臣,也是个孝子,全身心的践行“忠孝”却举步维艰。

纵观海瑞的青少年时代,不难发现他是在一种极端纯粹且封闭的文化氛围中成长起来的。成长在这样的“无菌”环境,使得他始终以一整套严格的儒家道德体系来指导自己的行为,并且时时刻刻推己及人。

海瑞显然未能参悟这背后的“潜规则”。孔孟之道圣人之言,所有的读书人都这样被教导。然而几乎没有人真的严格去践行,特别是为官之后更加不会要求自己甚至他人去恪守这些原则。

这些原则,本身就是教义式的。大家可以每天都这么说,对自己说,对别人说,但基本没人会这么做。如果你要求自己这么做,那你是傻子,如果你要求别人这么做,那你是不给面子,不通世务。如果有人这么做了,大家会夸一句牛逼、圣人,然后依然不会这么做。我不入地狱,谁爱入谁入!

海瑞看不懂这些,所以他是个“傻子”,不通世务,但同时他也是个圣人。

图片 24

海瑞以“骂人”而名扬天下,一篇《直言天下第一事疏》写的有理有据有气节,唯独没有用!按照海瑞的看法,上至天子下至黎民,只要人人都践行圣人之言,则天下大治。很傻很天真!

精神上的纯粹无邪,无论在历史的哪个阶段都难能可贵,所以海瑞在当世就赢得了天下大名。

我中华五千年来的“以德治国”的根本,是由于缺乏周密的考察和详细的立法,而只能通过高高在上供奉一个抽象的、至善至美的道德标准,用来确立统治的合法性(历朝历代都在说自己是以德治国),并弥补组织和技术之短。

但这种道德标准却不能直接用来处理繁琐复杂的实际问题,需要执行人(比如官僚)自行拿捏尺度,不断折扣修剪,方能在面子上过的去(披着圣人之言的外衣),在里子上行得通(平衡了各方利益)。

可惜这其间的微妙,海瑞没有看懂(或者是看懂了却不愿意妥协)。他始终认为可以凭一己之力匡范整个社会的道德体系,且天子、官员、黎民只需要严格的遵守这个道德体系,天下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所以海瑞变成了这么一个人

——帝国需要他,且必定会把他如同佛龛一样供奉起来,用来教化所有人,或者说用来坚定所有人对这套至善至美道德体系的信心,并由此强化统治的合法性。

——帝国不会重用他,因为他是真的拿这套道德体系用来处理实际问题(结果可以参考他的几次施政结果),以及要求自己和别人(好比说,你自己要裸捐家产,人人赞你牛逼。但你要人人都裸捐家产,那估计大部分人都得跟你玩命。个中深意,估计是个中国人就能明白)。

从这个角度说,戚继光和海瑞都得重用,不过是用法不同罢了,一个是处理实务的工具,一个是维系根本的图腾。

插一句题外话,在对海瑞的问题上,就能看得出同时代两位位大佬的政治水平

——嘉靖,高!你骂我,我不杀你,免得让你得了比干的美名,让我留了商纣的骂名。但我也不用你,留着给我儿子孙子用。

——张居正,高!给个级别尊荣,却没什么实权的官位,给你当图腾供着,时不时还能拿出来当枪使使(对付徐阶、高拱)。

本文由威尼斯平台登录发布于公司介绍,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受贿的戚继光和一个清廉的海瑞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