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个人的巅峰之作

1943年12月24日,曼陀菲尔应希特勒的邀请来到狼穴大本营共度圣诞,并被授予橡叶骑士勋章,据说,希特勒还慷慨地赠给曼陀菲尔“50辆坦克作为圣诞礼物”。

曼陀菲尔返回前线后,发现基辅西南地带的局势已经难以收拾,苏军第1乌克兰方面军以空前强大的力量沉重打击着第4装甲集团军,南方集团军群的北翼正迅速滑向灾难的边缘——科罗斯坚29日被攻克,铁路枢纽卡扎京(Kazatin)30日失守,日托米尔31日易主,别尔季切夫也陷入了岌岌可危的险境(1944年1月5日失守)。撤退成为德军唯一的选择,第7装甲师也于1月2日从别尔季切夫西撤,8日进入铁路枢纽瑟柏托夫卡(Shepetovka)的东南布防。

14t.com 1

1944年3月,GD师在白雪皑皑的原野上撤离乌克兰

曼陀菲尔在1944年2月1日晋升为中将,3周后获得第50枚双剑骑士勋章——刚到“大德意志”师履新的曼陀菲尔,还没有来得及率部取得任何显赫的战功,便又一次加官晋爵,可见希特勒对他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不过,“大德意志”师的官兵们不用多久便会发现,这个精力充沛的小个子师长,其大胆和勇猛的程度绝不亚于曾任装甲团团长的施特拉赫维茨,作为指挥官更是该师历史上最出色的师长之一。

曼陀菲尔按照希特勒的命令,利用防区在2月间的暂时平静,抓紧时间重组部队和补充装备。但是,这种日子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苏军第1、第2、第3和第4乌克兰方面军从3月4日起接连发起了铺天盖地的反攻,北边的瑟柏托夫卡和杜布诺,中间的乌曼与文尼察方向,南面的第聂伯河下游,一时间全都燃起了熊熊战火。曼陀菲尔的防区在3月8日遭到苏军5个步兵师和机械化部队的攻击,所部曾一度被包围,但在曼陀菲尔冷静的指挥调度下,该师携带着重武器装备突出了包围圈。此后,南方德军纷纷朝布格河败退,“大德意志”师也随着第8集团军的其他部队一起后撤。3月底至4月初,“大德意志”师退入罗马尼亚北部的比萨拉比亚(Bessarabia)地区, 4月8日,曼陀菲尔奉命率部开往雅西西北的特尔古-弗鲁莫斯(Targul-Frumos)战场,负责夺回这座重镇的同时,拦腰斩断南下中的苏军第27集团军所部。

“大德意志”师经过一天一夜的急行军后赶到雅西西面进行了重组,然后曼陀菲尔命令工兵营、燧发枪兵团和掷弹兵团轮流担任向西推进的矛头,沿途消灭了多支苏军,10日夜间一举夺回了特尔古-弗鲁莫斯。曼陀菲尔曾这样回忆这场战斗:“……收到命令仅48小时后,我的装甲掷弹兵团就全面控制了特尔古-弗鲁莫斯城,城西和城北的各处高地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下……俄国人突向普罗耶什蒂油田的攻势被挡住了。”由于曼陀菲尔的成功,特尔古-弗鲁莫斯至雅西之间的铁路和公路再次畅通起来,德罗军队也得以经由这条生命线向东面的德涅斯特河防线转运兵力和补给。特尔古-弗鲁莫斯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它扼守着向南通往普罗耶什蒂油田及罗马尼亚腹地的道路,第8集团军命令“大德意志”师在这里营建牢固的防御阵地。曼陀菲尔在此后3周里指挥所部修筑了大量的防御工事,布置了雷场、铁丝网和反坦克堑壕,还将兵力进行了精心的调配和布置。

14t.com 2

1944年5月,曼陀菲尔在特尔古-弗鲁莫斯战场

5月2日凌晨,科涅夫的第2乌克兰方面军向特尔古-弗鲁莫斯周边发起了大规模进攻。弹幕射击和空袭结束后,第一梯队的8个步兵师在坦克的支援下涌向“大德意志”师的外围阵地,跟在他们身后的是第5近卫坦克与第2坦克集团军的先头坦克旅,4个坦克军的数百辆坦克则负责扩大步兵捅开的防线缺口。曼陀菲尔的第一道防线很快被突破,装甲掷弹兵团的多数兵力虽被隔离在地堡和掩体里,但仍在负隅顽抗。这时,曼陀菲尔精心准备的火力网和兵力配置发挥了作用,他曾这样描绘当时的战况:“……我们前沿的步兵放任苏军坦克绕过阵地,部分原因是想把战利品留给88毫米高炮连——他们扼守着从北面进入特尔古-弗鲁莫斯城的372高地。扑进来的苏军坦克中约有25辆被命中后爆炸起火,剩下的10辆一头扎进了装甲团的集结地,它们自然也是有来无回。我很快意识到苏军的主攻来自西北方向,目标就是特尔古-弗鲁莫斯城,于是我命令装甲团开到掷弹兵团的左翼,在城西的一处高地后就位,另外我在这个高地上还部署有一个精心伪装的突击炮连。当我的指挥车向高地开去时,正赶上约有30辆坦克进攻此地。高地前埋伏的步兵们不动声色地放对手进来,突击炮连则一直等到对方逼近到大约30米处时才突然开火,每辆突进来的坦克都被干掉了,多数还被炸得四分五裂……另一个连的苏军坦克就像‘迈着正步’——即一辆接一辆地排成纵队——似地从罗军弃守的阵地附近驶来,结果我的一个坦克连及时发现了它们,并将之迅速全歼。”

14t.com 3

14t.com,1944年5月的特尔古-弗鲁莫斯战场,曼陀菲尔与装甲掷弹兵团1营营长克雷戈少校(Harald Krieg,右侧低头看地图者)等在战壕里躲避炮火。

曼陀菲尔的装甲团和突击炮连等单位在短时间内摧毁了大批苏军坦克,成功击退了西北方向的苏军,他随即亲率一个装甲营赶往燧发枪兵团的防区救急。当时,尼马克(Hosrt Niemack)上校的燧发枪兵团已被苏军数个步兵师和一个坦克军逼退到法库提(Facuti)周边,情形十分危急。曼陀菲尔承诺在中午12点前赶来救援,他带领的装甲营在11点55分出现在法库提外围,随即向苏军坦克发起了进攻。几乎与此同时,“大德意志”师右翼的第24装甲师派出的两个战斗群也拍马杀到,与曼陀菲尔所部合力夹击对手,迫使苏军北撤数英里后方才站稳脚跟。就在曼陀菲尔解救燧发枪兵团之时,苏军第25近卫步兵军和第29坦克军又向刚刚恢复的装甲掷弹兵团的防线发动了新一轮攻势。但是,苏军进攻势头刚起,“大德意志”师左翼的党卫军“骷髅”师以其第6装甲掷弹兵团为主组成的战斗群,自南向北朝苏军侧翼发动了突然进攻。曼陀菲尔留在西北前沿的一个装甲营也趁势反攻,一时间造成苏军的阵脚大乱,再加上斯图卡轰炸机适时地出现在天空中,迫使科涅夫草草结束了当天的所有攻势。

双方当夜都在紧张地进行重组和调动,准备来日再战。3日晨,科涅夫的两个突击集群分别沿着特尔古-弗鲁莫斯的正北和西北轴线展开了攻势,由于前一日损失了大量的坦克,苏军坦克部队的支援力度明显减弱。红军官兵们依然不计生死地冲锋陷阵,但德军的抵抗意志和能力似乎更胜昨日。曼陀菲尔的部下们在阵地的前方以雷场和反坦克堑壕迟滞着对手的推进,掷弹兵们则在阵地上借助掩体和地堡不停地扫射步兵,阵地周边部署的机枪火力网、迫击炮和反坦克炮,反复绞杀着突入进来的苏军坦克与步兵,阵地后方的88毫米高射炮和重炮也向对手发射致命的炮火,机动待命的装甲团时不时地冲上前去摧毁少量的漏网之鱼……苏军前一日还能突破阵地和制造险情,但在3日就只能哀叹“当日的攻势完全失败”。

14t.com 4

1944年5月的特尔古-弗鲁莫斯战场,曼陀菲尔正在掩体里向军官们布置作战任务

大失颜面但又不甘心失败的科涅夫,在5月4日命令集中5个团的步兵(得到130多辆坦克的支援)猛攻曼陀菲尔防线中狭窄的一段,但是,除了损失1500人和几十辆坦克以外,苏军可谓一无所获。5日和6日,除个别地段的小规模冲突外,整个特尔古-弗鲁莫斯北面的战场一片平静。5月7日,曼陀菲尔奉命乘专机飞往贝希特斯加登,因为希特勒迫切地想了解特尔古-弗鲁莫斯战场的状况和部队的士气,曼陀菲尔还把所部摧毁的“斯大林”重型坦克的炮弹和相关照片都带了去。5月8日的国防军战况公报又一次报道了“曼陀菲尔中将领导的装甲掷弹兵师的卓异表现”。

特尔古-弗鲁莫斯之战是曼陀菲尔任师长期间最成功的一仗,也是个人的巅峰之作。这次堪称经典的机动防御战,战后曾得到英美将领和史家们的高度评价。除在战后被用作美军军校战术教程的经典战例外,英军准将辛普金(Richard Simpkin)还曾写道:“……估计苏军在此战中损失了350辆坦克和装甲车,双方的战损比可能高达20比1。曼陀菲尔所部之后还能保持着之前的作战效能。这次作战令我着迷不已,因为它代表的是闪电战的防御层面,是与今日依然相关的一个典范。”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威尼斯平台登录发布于公司介绍,转载请注明出处:也是个人的巅峰之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